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苏格兰离岸风能一小步油气仍观望
发布时间:2012-8-15  【关闭窗口】

  一只海豹正百无聊赖地看着我们。

  自从建成Beatrice海上风电站,风机在海平线之上的基座就成了它的游乐场所,偶尔还会拾阶而上,一直蹦到更上面的平台去眺望远方。

  在苏格兰海上难得的好天气里,面前巨大的风机叶片静止不动。置身其下,在距苏格兰东海岸25公里处的海中央,眺望远处的Beatrice油田作业平台,那是一幅难以描绘的魔幻未来主义景象。

  一位同行的苏格兰人笑称,“如果你是英格兰人,看到作为新能源的风能在为油气平台发电,立刻就能写出一串尖酸刻薄的文章来。”

  在Beatrice深水区域(45米)的这两台风力沃尔沃发电机,与Beatrice油田作业平台共享着海底电缆,并为油气平台的运行供电。

  抛却这其中的讽刺之感,此种共享似乎预示着油气行业与新能源之间千丝万缕的微妙关系。

  阿伯丁的觉醒

  Beatrice海上风电站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风电站;吃水最深;第一次使用油气领域的封套技术作为涡轮机的基础;第一次通过陆地建造并垂直安装于海上。

  这个项目共计投资4100万英镑,风机的额定功率在5兆瓦左右。但无论安装时利用的技术,还是后来共享的输电电缆,都与苏格兰的油气行业紧密相关。

  在不少苏格兰人看来,与变幻莫测、环境恶劣的北海近四十年的搏斗中,其油气行业所积攒的丰富离岸知识亦可以转换为离岸风能行业可贵的财富,这也是苏格兰政府所大力支持的转型。

  目前,处于上游的油气行业仍然是英国经济的关键领域,每年的营业额约为200亿英镑,总附加值为128亿英镑,每年在苏格兰创造的直接或间接的就业岗位达190000个。

  在经过了40年的开发后,位于北海的英国大陆架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油气储存区域之一。由于石油价格持续走高,运营商们目前正大力提高石油产量,促进整个产业的发展。

  不过最近的研究表明,虽然英国大陆架仍然有三分之一的油气资源有待开采,但是对这批数量可观的资源的开采,取决于能否开发出适用于大量小规模油田操作的创新性技术。

  自20世纪70年代北海海底发现大量原油蕴藏以来,作为欧洲石油之都的阿伯丁就成为了大型石油公司总部所在之地。用当地居民的话来说,“如果赶上每年的石油大佬峰会,在阿伯丁消费就好像满地撒钱一样。”

  不过,考虑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阿伯丁对北海石油终有尽头的判断也颇为理性:“要让阿伯丁的可再生能源行业像油气行业一样出名”是阿伯丁市政府的新目标。

  “我觉得技术是非常容易从油气行业向离岸风能行业转换的,两者在工程技术以及投资方面的知识就很相似。”AREG集团对外关系经理FionaGoodenough对《第一财经日报(微博)》记者表示。

  AREG集团是阿伯丁的市议会(citycouncil)同两家大学所共同成立的非营利性公司,旨在推动阿伯丁的城市行业转型,目前最成功的一次运作就是成立了欧洲离岸风能部署中心(EOWDC),并且得到了欧盟委员会400万欧元的奖金。

  这个中心拥有11座离岸风机,是英国第三轮海上风电项目的战略示范中心所在地,并且这些风机目前已经可以覆盖阿伯丁市区65的电力需求。

  谈起转型设想,Goodenough表示,阿伯丁“十年前就有了这个设想”。

  “油气行业在英国,最终会消亡。”Goodenough认为。他也希望能看到,油气行业的技术将如何转入新能源行业。

  英国第三轮海上风电项目预计在未来十年将对离岸风能领域进行1000亿英镑的投资,苏格兰则希望在2020年时,其50的能源和20的发电都将来自于可再生能源。

  “在未来用于发电的低碳能源中,离岸风能无疑是非常关键的组成部分:预计在英国海岸线上将存在着6000座风机,到2020年,其中1300座将位于苏格兰地区。”Goodenough介绍道。

  这为那些已经拥有丰富的离岸能源开采经验和知识的苏格兰公司提供了巨大的商机。在未来四年,预计将会兴建发电容量为110亿瓦特的离岸风能设施;而在过去五年安装建设的离岸风能设施发电容量仅为25亿瓦特。

  目前在英国已经有44亿瓦特发电容量的设施在兴建,预计在2011年到2015年这段时间内,英国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离岸风能市场。

  2015年,当英国完成了苏格兰领海计划(下称“STW”)和英国皇家财产局第三轮规划(下称“CrownEstateRound3”)的第一阶段的项目之后,增长率也将达到很高。

  目前已经有5个STW的项目进入规划阶段,这些项目总的发电容量为50亿瓦特。有9个CrownEstateRound3的规划区域被交接给不同的投资方进行开发,在这些区域将会新建总发电容量为300亿瓦特的离岸风能设施。由于工程量浩大,这一开发过程已经被划分为不同阶段,分步完成。

  甚至阿伯丁的渔民也计算好从离岸风能规划中分得一碗羹:“渔业一直在衰落,船只费用又非常高,所以他们也在寻找新的工作,例如风机的维护工作,传输工作。”Goodenough说,渔民的优势就在于,旁人觉得莫测的大海,他们却知道得底儿掉。

  能源资讯公司XodusGroup的负责人大卫对记者表示,“北海有着恶劣的气候条件,我们则希望帮助设备厂商在设计上更大程度利用大海,而不是跟海洋搏斗。”

  总部在阿伯丁的XodusGroup是一家同时对油气行业与离岸风能行业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

  “例如在新加坡,我们同当地企业合作设计的海上风电安装船,就大量借助了海上石油钻探的固定技术。”大卫表示,“我们在北海积累了40多年的石油开发经验,也经历了从浅海开发到深海开发的过程。”

  “北海的经验显示,海上开发要把握好稳健性、冗余性和可维护性之间的平衡。”大卫表示,“在多变的深海环境中,有可能要深入到海下数公里,而设备必须在高压多变的环境中保持稳定。”

  与此同时,“从产业链上来说,与我们一道实施海上石油开发并认同我们观点的厂商都认为,海上石油开发设备的产业链可以很顺利地移植到海上风电的开发中。”大卫表示。

  油气行业的观望

  销售额达60亿美元的苏格兰WoodGroup集团,也在老本行油气行业之外,将广泛的海上作业,以及项目管理知识和经验延伸到可再生能源市场之上。风力发电场优化、海上基础设施这些方面他们都有独特经验。

  “我们在这行已经运行40年了。也犯了足够多的错误。”WoodGroupKenny公司的新能源部主管韦伯斯特(GaryWebster)表示,比如在海底安装涡轮机时必须十分小心,因为人们非常关注这对海洋生物的影响。

  不过,韦伯斯特也承认,虽然有几家比较大的油气公司涉足了离岸风能的开发,但是离岸风能领域的大部分还是由公共事业公司投资的,而且“电力公司超过了石油公司”。

  “油气公司似乎并没有开始转向可再生资源的开发,”韦伯斯特表示,“但话也不能这么绝对,例如西班牙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就是英国离岸风能领域的重要投资者之一,他们还收购了一家英国公司。”

  韦伯斯特的观察是不无道理的:由于在英国《可再生能源义务法》中规定,所有被授权的电力供应商都必须要不断提高其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比重,这构成了对英国电力供应商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强制发展动力。

  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表示,该项法律自2002年开始施行以来,英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在总发电量中所占的比重从1.8已经上升到6.64,增长了3倍多。目前可再生能源年发电量总价值已达到约14.2亿英镑。

  油气公司方面,正如韦伯斯特所说,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西班牙石油公司雷普索尔等,目前已经通过与公共部门和其他开发商合伙的方式率先参与到离岸风能的开发项目中了。

  虽然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来说,想要在规模宏大的离岸风能市场上唱主角,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埃森哲咨询公司的一项持续近两年的调查就显示,这些油气公司拥有开发离岸风能所需要的建筑设施和操作经验。

  这份调查还显示,能源公共事业部门和石油大亨们,不管是谁最后掌控离岸风能的开发,涡轮机的生产都将成为开发离岸风能所面临挑战中的关键一环。

  除非市场对涡轮机有着长期且稳定的需求,否则涡轮机生产商很可能会放缓企业发展和设备更新,缩减生产和投资规模。

  与此同时,对于油气和离岸风能的提供商来说,他们有能力在降低项目建设、运营和后勤保障成本方面扮演关键的角色,并应该将自身在离岸油气服务产业的宝贵经验与离岸风能项目开发商、船舶承运商等产业链相关方分享,借此促进整个离岸风能产业的发展。

  不过韦伯斯特也承认,“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还是油气开发,大约占到95,可再生能源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如此看来,与被强制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电力公司不同,手握上游技术的油气公司,依然持观望态度。

  在业内人士看来,海上风电的技术风险、商业开发风险和不确定的盈利前景是油气公司止步不前的主要原因:油气公司目前并不希望成为海上风电开发主体,而是更愿意以设备供应商的角色进入该行业,在远期开发的商业前景明朗后才考虑实质投资。

  为此,目前的海上风能项目也均被分成不同的阶段,每一个阶段都被给予了不同的标志以方便投资方参考。

  “海上风电和陆上风电最大的不同就是单体投资规模,所以需要承担的技术风险也更大。”大卫表示,我们所做的任务就是要让风险被适当地分担。

  “海上风电行业最初是由金融机构来主导的,而银行不希望承担开发的技术风险,所以金融机构给开发厂商很大的压力,而开发商又将这个压力转嫁到涡轮风机开发厂商那里。”大卫表示,“但从海上石油厂商的开发经验来说,无论是BP还是壳牌,都不坚持单一设备,以避免承担太大的技术风险。而是通过自身的风险管控能力降低海上开发的整体风险,而且他们有不同的海上开发平台来应对,这样也就降低了风险向单一设备集聚后对整体海上开发平台所带来的风险和维护压力。”

  “所以,我们认为未来海上风电开发的成功者,其特征正是在产业链和设备,都能做到最优风险管理。”大卫表示。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