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走进川气东送源头感受天然气开采之艰辛
发布时间:2012-8-3  【关闭窗口】

  川气源头大担当绿色发展谱新篇

  新华08网北京8月3日电(记者张婷胡俊超)从四川小镇普光到国际大都市上海,遥遥2000多公里,如今正被一条绿色的能源大动脉——“川气东送”工程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条横贯东西的管道源源不断地向我国中东部地区输送着能源,保证了千家万户居民一年四季都能吃上热乎饭,洗上热水澡,极大的缓解了重庆、武汉、杭州等沿线地区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局面。

  作为我国首次对超深高酸性气田进行规模开发利用的系统工程,“川气东送”已经成为保障国内能源供应、调整能源结构和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重要助力。近日,记者深入川东北地区,走进“川气东送”的源头——普光气田和正在建设中的元坝气田,亲身感受这里天然气开采的困难与艰辛。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7000米——是我们熟悉的“蛟龙号”所能达到的最大下潜深度。在元坝,这个深度还不足以到达气藏层。

  1000ppm——是可以致人瞬间死亡的硫化氢浓度。在普光,这一浓度高达150000ppm。

  半个多世纪以来,为了在四川盆地成功开采出天然气,国家组织了三次大会战,但都无疾而终,这里一度被认为“有气无田”。如今,在巴山腹地,峰峦叠嶂,青山秀水间,普光、苍溪这些曾经僻静的小镇,已成为四川盆地油气会战的新战场!

  和普通的常规天然气田不同,中石化在川北建设的普光、元坝气田均是超深层、高含硫气田。摆在石油工人面前的是一座座从未攀越过的大山,一场场从未经历过的战斗。

  根据行业标准,深度超过4500米的气藏即属于超深气藏。而元坝气田的主力气藏埋深达7000多米,目前正钻进的最深的一口竟有7899米!普光气田的中部埋深也达5600米。深度意味着难度。钻头越至地层深处,就会遭遇越高的温度和压力,面临越复杂的压力系统和气水关系。钻头受阻、仪器失灵,在7000多米深处每多钻进一米,甚至半米,都可能在中国石油天然气史上创造奇迹和谱写新篇。

  除了要与千万年形成的复杂地质层斗智斗勇,普光和元坝气田更像是巨大的“毒气库”。普光气田硫化氢含量高达150000ppm,元坝气田的硫化氢含量也为57700ppm。川东北地区不是茫茫的戈壁沙漠,这里村落密集、人口众多、地处水系上游,一旦发生气体泄漏,后果不堪设想。而且高含硫天然气腐蚀性极强,普通钢材几小时就可能腐蚀开裂,这也给机械装备带来了更高的要求。

  元坝29-2H井新华社张婷摄

  没有成熟的技术就边学习边摸索;没有适用的设备就大胆创新反复调试;没有可资借鉴的管理经验和成功模式就“摸着石头过河”。空气钻井、超深水平钻井、干法固井等一批关键技术的创新应用、“特大型高含硫气田高产高效开发技术”等多项国际领先评价、“高含硫高压天然气井高能电子点火系统”等多个国家新型专利……。一项项成果和荣誉保障了气田的顺利建设和成功开采。随着超深高含硫天然气藏开发这一世界性难题的攻克,中石化已经具备了规模开发高含硫气田的能力,也使我国成为即加、美、法、俄之后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开发特大型超深高含硫气田核心技术的国家。

  截至目前,普光气田已累计生产天然气190亿立方米,商品气130亿立方米,硫磺370万吨。元坝气田建设也在顺利推进之中,有望成为“川气东送”和四川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源支撑。几代石油人“川气出川”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

  ——任重致远义无反顾

  开发难度大,带来的直接问题就是投入成本的不断上升。普光气田投资324亿元,元坝气田两期项目建设加起来总投资近180亿,远远超出普通天然气井的开发成本。

  元坝气田项目部副经理刘言介绍到,由于井深、投资周期长,打一口直井约2亿多元,打一口水平井2.5亿,而在同等深度的情况下,打一口常规气井只需3500多万元。实际上真实的投资远远不止这些。元坝一期项目推进前期,整个勘探和建设团队一共测试了20余口井,但只有6口井具有利用价值,这无疑推高了建设成本。

  同时,为了克服硫化氢高腐蚀性的特性,在高抗硫管材方面,也是一笔巨大的支出。以往,这些材料被国外公司垄断,价格昂贵且供货周期长。一吨高镍基合金油管的价格高达47万元。经过多年攻关,目前我国已能自行生产高抗硫管材,即便这样,价格也在22万元/吨左右,相较于8000元/吨的常规油管,可称得上是“天价”了。

  总体来看,元坝和普光气田,不仅开采成本高,而且净化成本也高,从目前价格水平看,这些气田根本没有开发价值。但让我们来看一组残酷的数字吧。

  2011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天然气占比为23.67,而我国仅为4.5。今年上半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为72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9,进口天然气约198亿立方米,增长44.6。然而国内天然气产量同比增长仅为6.7。

  与国际平均水平相比,我国天然气普及率仍处于较低水平。随着国家能源结构调整步伐加快和节能减排任务加重,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越来越受到重视。而面对国内日益扩大的天然气供需缺口,增加国内供应刻不容缓。保证能源的稳定供应已经成为直接关系到国家的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头等大事。正是基于这样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一代代石油天然气工人才远离妻儿朋友,甘愿在大山深处贡献自己的青春和才智。

  ——践行承诺绿色发展

  临行之前,记者脑中的气田皆是机器轰隆、烟雾滚滚、工人挥汗如雨的一派热火朝天景象。然而,当真正置身其中,看到的只有整洁的碎石路面、安静矗立的钻井和零星工作在各自岗位的工人。蓝天白云、翠屏叠嶂,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和谐,让人不禁怀疑眼前的“大家伙”是否真的正从地下源源不断的采集天然气。

  国内传统钻井一般都采用柴油发电机提供动力,施工噪音大、废气排放污染严重。在元坝29-2H井,为了保护周围的青山绿水,四台钻机全部使用国家网电,大幅降低了作业现场噪声污染,碳排放同比减少75,把对当地居民的影响降到了最低。为了“不让一滴污水流出井场”,井队在循环罐和重浆罐上加装了彩钢雨棚,配置接雨槽和下水管道,把雨水直接排除井场外。

  普光的钻井人们坚信“安全快速的钻井,就是最大的节能减排”。他们创新思维、不断摸索尝试,应用了多项先进技术,使钻井速度得到大幅度提高,复杂与事故大幅度降低。从初期的平均500天施工一口井提高至平均400天。重庆钻井公司70138井队队长唐勇形象的说“三十年前钻一口井,我们的年轻人从结婚到都生娃了,现在钻一口井还不用一年,速度快多了”。

  高含硫的天然气开采出来之后,必须经过净化处理才能通过管线运送至集气总站最后再通过管网分至千家万户。在普光净化厂和201集气站,最吸引眼球的就是高耸入云的放空火炬。先进的火炬放空系统采用紧急关断保压和紧急关断放空处理模式,确保集气站4分钟、净化厂5分钟之内将泄漏部位的硫化氢气体放空燃烧,最大限度的减少泄漏量。熊熊燃烧的火焰和巴山蜀水相映如画,保证了这里的碧水蓝天。

  普光201集气站放空火炬新华社张婷摄

  扩大绿化面积、长期实行环境监测、千方百计缩短建设周期。从勘探的第一天开始,气田的建设者们就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坚守着“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的承诺。

  普光天然气净化厂夜景新华社张婷摄

  “上天容易入地难,千里气龙贯西东”四川盆地之下蕴藏了千万年的气藏如今跨越6省2市,沿途2000余公里,使数千家企业,近2亿人口受益。虽然输送到每家每户的只是寥寥数十方气,但在这背后却维系着国家能源命脉的“生命线”,凝聚着几代石油天然气工人的青春与热情。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