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上柴发电机组:风电行业上演大逆转昨天躺着赚钱今天却停产
发布时间:2012-7-20  【关闭窗口】

  作者:郝凤苓

  核心提示:昨天“躺着赚钱”的行业,今天却停产、裁员、降薪。

  “当时我们多么有名气,现在所有银行见到我们就像碰到鬼一样。我们贷了那么多款,政府应该出来挺一下的,但我们打了多少报告,跟政府谈了多少次,谁来管?没人管。”无锡桥联风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桥联风电)的副总裁曹一平,言语中尽显失落和懊恼。

  2004年,无锡的另一家风电零部件企业吉鑫科技希望与桥联合作,由前者负责铸造,桥联负责机加工。一段时间后,双方的合作又因故终止。

  但风电零部件需求的疯涨让桥联看到了机会。2005年,桥联开始着手进军风电零部件制造。虽然是从零开始,但桥联自认为做风电有优势:“有生产大型设备的能力,有机加工的能力。”在进入风电行业之前,桥联集团是一家从事塑机、冶金、数控机床等业务的民营企业,在重工业集聚的无锡,大大小小的冶金、机械加工企业随处可见。

  2007年,在无锡财政局任职多年的曹一平,放弃“金饭碗”,被以优厚条件吸引至舅舅唐法林创立的桥联风电。与现状比,前几年的桥联风电的确风光至极。从公布的数据看,桥联风电前几年飞速增长:2007年,其销售额为5000多万元,净利润约2500万元;2008年,“销售收入将达8亿元,净利润力争实现2亿”;而2009年在金融危机的环境下,“销售额和利润都比2008年有稳定增长”。

  桥联风电自2007年开始的高速成长,是风电领域的普遍现象。主要生产兆瓦级风力发电机组的轮毂、底座、横梁、轮轴等关键零部件的吉鑫科技(601218),在创办一年后的2005年投产,当年就实现1亿元销售收入,2007年营收4亿元,2008年突破12亿元,2009年超过15亿元,2010年,营收更是飙升至20多亿元。而政策层面的各种新兴产业规划也不断出台。备受鼓舞的企业,都在大幅扩张产能。

  2008年9月,桥联风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每年可完成铸造1.5兆瓦—2.4兆瓦风电设备零部件,包括轮毂、底座、横梁、轴承座1500台套,机械加工能力为年产3000台套”。2009年,桥联风电又开始打造一个面积达15万平方米的新厂房。据江苏省发改委的官网信息,该厂房建成后,“将形成年产1.5MW—2.5MWc系列风力发电机主轴5000根,机加工风电零部件5.5万吨生产能力”。

  “当时风电铸件的需求大于供给,只要有产能就有订单,我们说来不及做了,许多整机厂商就派代表常驻厂里,督促订单的落实情况,甚至有人曾想到我们厂给工人发钱,让他们加班”,吉鑫科技副总经理陆卫忠对2007-2008年的疯狂情形仍记忆犹新。

  极度的供不应求及价格疯涨的标杆效应,让零部件厂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报道称,2011年,国内从事风电零部件生产的企业已经多达数百家。

  高速成长的桥联风电,吸引了众多创投机构的目光。2009年,美国Avenue基金和法国NBP亚洲投资基金领投,智基创投、青云创投等基金跟投,5家机构联合完成了对桥联风电规模达7000万美元的投资。这次投资对桥联风电的估值达到15亿元人民币。

  这次融资,无异于一场资本盛宴,用曹一平的话说,“基本上国内外能叫得出名字的基金都来了”。而上述5家机构中,其中一家就是在此轮融资马上结束时,才得知了桥联风电这个项目,并想尽办法“千方百计”拿到了一张入场券。当地政府也在这次融资后,给了桥联风电30万元的奖励。

  桥联风电曾乐观地预计,在2009年9月份就可以到美国IPO。花旗、瑞信、美林、高盛等诸多知名投行,为了抢到桥联风电的上市承销权,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今天,横在“桥联风电IPO”面前的,却是个大大的问号。

  除了零部件厂商外,华锐风电则演绎了一个风电整机厂商的速成神话。2006年2月,华锐风电正式成立,2007年即实现24亿多元营收,2008年超过51亿元,2009年更是接近140亿元。这一年,华锐新增风电装机容量3510兆瓦,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华锐当年生意最紧俏的时候,“6家客户的代表到华锐的厂里坐等产品下线,生产一台拉走一台”。华锐“神话”同样激起效仿者无数,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国内的整机厂商已达70-80家之多。

  这也推动中国风电产业在近几年以令世界震惊的速度疾进: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2004,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只有约74万千瓦;但到了2009年,总装机容量已经超过2500万千瓦;2010年更是突破4400万千瓦,跃居全球第一。

  大跃进后突遭逆转

  参与者增多也意味着竞争的加剧,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价格战。2008年,有先发优势的华锐就开始降价,使得很多后进入的整机厂商刚一投产就遭遇“不卖不行,卖又亏本”的窘境。以1.5兆瓦机组为例,2011年的价格相比2008年,下降幅度“超过40”,导致一些风电整机厂商“毛利率为负值”。

  坏日子来如此之快,风电似乎昨天还是一个“躺着就能赚钱”的行业。自2010年起,整个风电行业订单量大幅减少,桥联风电开始缩减风电零部件产量。“风电没有了订单,桥联只能转(做其它),不转就会死掉。”曹一平透露,“目前已缩减了50”,并转向其它业务。但“缩减50”这个数字在无锡当地一位风电业人士看来,还是“保守说法”,“接近80-90”,他认为。

  减产导致风电设备厂房被大量闲置。更要命的是,银行在催款。2009年新建的厂房耗资巨大。“厂房2000元/平米就是3个亿,设备也要2个亿”,总投资约在5亿元,其中不少是从银行贷款而来。“我刚投入,还没有产出,银行贷款怎么还?”曹一平反问。

  与2010年相比,2011年中国的新增装机容量首次出现下滑。风电整机厂商华锐、金风、东方电气无论是装机容量、主营业务营收还是净利润都大幅下滑。以华锐为例,2011财年其营收和营业利润分别同比下滑了48.66和83.11。不景气也传导给了风电零部件厂商:铸件厂商吉鑫科技,叶片厂商中材科技,生产风叶、塔桶的天奇股份,做轴承业务的天马股份天顺风能的塔架业务等,均呈现下跌态势。

  吉鑫科技总经理包振华就称:“我们的国内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下降,主要是因为那些小的风电整机厂产能萎缩,大的整机厂对我们是没有多大影响的,但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和以前比还是进一步提高了。”整机厂的困境也使得零部件厂商遭遇产品价格下调、订单减少、库存增加,账期延长等不利因素,“一些小企业基本退出了”。

  无锡当地的一些风电零部件厂曾找到吉鑫谈并购,都被他拒绝了。“没有价值”,陆卫忠认为,关键是技术、人和加工设备,而这些恰恰是小厂们欠缺的。

  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整个风电设备行业,依然跌势不改。一个极端例子是,今年一季度,东方电气的风电装机量下降至25套,而高峰期一年可达1800套。

  目前,已经有大批风电设备厂商挣扎在生死边缘甚至退出这个市场。

  谁之过?

  新兴产业“大干快上”背后,则是政策层面的冲动。早些年,为了鼓励各路资本参与投资风电等新兴产业,中国政府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和扶持风电发展。比如,200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规定“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2010年初,该规定被取消);2006年2月,发改委发布《可再生能源发电有关管理规定》,明确要求电网企业应“确保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上网”,并给电网企业规定了8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义务,后来又陆续推出电价分摊、财税优惠等政策。

  在此背景下,各级地方政府也在大力鼓吹风电发展,风电产业园一夜之间遍地开花。在一系列利好政策的推动下,2005—2009年,中国风电“大干快上”,实现跨越式发展。自2007年开始,中国风电新增装机量连续三年每年翻番。

  “中国风电的高速成长得益于政策支持,现在情况不好也是因为政策”,曹一平甚至认为,桥联风电走到今天,“就是上了政策的当”。目前,一些经营状况不佳的风电企业老板,在大会小会上“必骂政策”。深圳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阚治东(微博)称,“当初国家原本的计划是,搞三大风电设备制造基地,包括大连重工、新疆金风和四川东气,这个思路是正确的,但最后各省市纷纷一哄而上,盲目竞争”。在他看来,“某些政府部门”也有责任,“没有按照原来的意愿做,一下子搞了这么多”。

  “赚钱的时候怎么没去感谢政府?”无锡贸促会的一位人士认为,以无锡为例,风电大跃进背后,有政府的引导、企业的冲动和资金的推动。阚治东在2006年就投资了华锐风电,即使华锐的股价已从90元/股的发行价跌至今天个位数,阚治东说,仅凭这些年的分红,回报就已经有“10-20倍”。

  风电大跃进式的成长自然逃不过VC/PE的眼睛。华锐、金风、明阳风电、吉鑫背后都站着大批私募股权投资者。据清科的统计,2007-2011年,共有25家风电企业获得VC/PE注资,总金额超过10亿美元。

  进入2011年,一系列关于风电调控的政策频繁推出:7月份,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十二五”第一批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安排的通知》,明确要求,未列入该计划的项目不得核准;8月,国家能源局又发布了《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要求5万千瓦及以上项目上报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批复,并且,“各省(区、市)风电场工程年度开发计划内的项目经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备案后,方可享电价补贴”,“未按规定程序和条件获得核准私自开工建设的,不能享受电价补贴,电网企业亦不接受其并网运行”。

  项目审批政策的调整,在短期内导致部分新建风电场项目核准进度放缓,工期被拖延。这也让整个风电设备行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

  政策层面的180度大转弯,则让担负中国经济转型重任的新兴产业“伤不起”。但除此以外,让风电行业更受伤的,或许还有质量问题。2011年2月,甘肃酒泉风电基地发生有史以来最大的脱网事故,导致近598台风机脱网,损失电力84万千瓦;今年4月17日,甘肃瓜州协合风电公司干河口西第二风电场因电缆头击穿,造成15个风电场702台机组脱网;同一天,河北张家口的国华佳鑫风电场也发生644台风电机组脱网的事故;今年4月25日,酒泉风电基地再次有上千台风机脱网。

  对于目前的风电调控政策,一位风电设备行业的高管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辆新桑塔纳,在速度和舒适性上,与一辆新奥迪相比,差别不太大,而且便宜;但几年后,桑塔纳可能除了发动机不响,其它都响了,而奥迪除了发动机照响,喇叭照响,其它都还没响。他认为,当初中国风电最火的时候,本土的风电整机厂商一哄而上,无论在价格还是市场份额上,都比外资占了上风,但3-5年后的今天,开始陆续出现问题。

  “不是国家一开始鼓励(风电),后来就不让干了,是本土的一些整机厂做出来的东西,是奥拓,连桑塔纳都不是,更不是奥迪,”这位高管认为,“所以国家才会调控。”

  “洗牌”的另一面

  曾有观点认为,在风电设备产业链上,零部件才是真正赚钱的环节。陆卫忠对此有同感。如果把做风电当作一场淘金热的话,陆卫忠觉得,华锐、金风等整机厂商是真正去淘金的人,而吉鑫则是淘金路上卖水和帽子的人,“他们做一台整机,就必须买我们一个铸件”,他说,高峰时有70-80家整机厂,每家生产一台设备,就要买风电铸件,这让吉鑫“发了财”,有的小整机厂反而“没赚到什么大钱”。

  随着调控和洗牌的推进,零部件厂商吉鑫科技目前的日子“也不像以前那样暴利”。陆卫忠认为,主要体现在两点:其一,整机厂商的集中度在提高,原来70-80家整机厂,目前真正有大产量的可能只有10-20家;其二,风电整机厂商的利润率在下降,这使得零部件的售价在下调,利润率出现下滑。

  2011财年,吉鑫科技对第一大客户金风科技的销量为4.6万吨,同比下滑35,但仍贡献了销售总量的35。这一年,吉鑫科技的总营收同比下滑21.3,全年实现销量13.33万吨,较上年减少18;而产品价格也在下降,平均售价从2010年的11956元/吨,下降至11459元/吨,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利润下滑,当年营业利润缩减了48.56。

  但陆卫忠仍然认为,洗牌对吉鑫而言,是件好事。“先人一步”的吉鑫在几年前就开始重点开发3兆瓦及以上的大功率产品。未来吉鑫一旦将1.5兆瓦—2兆瓦的小功率产品降价参与价格竞争,会给很多小厂商带来生存压力,因为它们当初投的大部分是1.5兆瓦—3兆瓦的低功率产品,它们要朝大功率转型也并非易事,这对资金、技术、经验积累和厂房设施都有较高的要求,且需要时间。

  2012年7月3日上午,吉鑫总部陆卫忠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几个原材料供应商正在抽烟解闷,他们是来商量采购条件的,因为吉鑫要将采购价格下调“5-10”。刚开完会回来的陆卫强给他们的答复很简单:“就这个价,不行就别做了。”目前现金流充裕的吉鑫,给原材料供应商的付款账期,仍然没有改变。“由于现在整个行业的订单下降明显,供应商现在的议价能力在下降。”陆卫忠说。接受本刊采访之余,陆卫忠专门带记者参观了吉鑫正在满负荷运转的厂房。“现在别人没活干,我们仍然24小时运转,”他说,“洗牌同样提高了零部件厂商的集中度。”

  早在2010年,根据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力机械分会的数据,吉鑫科技已是全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的风电铸件生产企业。陆卫忠提供的数据是,目前“占国内市场的60-70,全球30-40”。去年在海外市场,吉鑫科技的销量还增长了17,为2.9万吨(其中GE的销量就达2.4万吨),陆卫忠透露,今年的出口跟去年比“可能会翻一番”。

  来自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显示,2011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前20位的整机厂占据了国内98.5的市场份额,位居前5名的金风、华锐、联合动力、明阳和东气就吃掉了65以上的份额。不过,吉鑫与整机厂商的关系也在改变:从原来整机厂“求着给吉鑫订单”,变成现在的“平等”关系。在陆卫忠看来,风电零部件“以前是暴利行业,如今在回归正常”,而未来,作为传统制造业,会跟其它传统产业一样,行业的“净利率只会维持在8-10左右”。

  一位风电行业观察者认为,对于风电设备厂商而言,“不是今天的日子太差了,而是以前的日子太好了”。阚治东认为这话说得“有点道理”,但他强调的是,洗牌对于整个风电设备行业都是“好事情”,有助于产业链回归理性。

  未来竞争拼什么?

  2011年10月,首部《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发布,其中规定,到2020年、2030年和2050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2亿、4亿和10亿千瓦,成为中国的五大电源之一,到2050年,风电将满足国内17的电力需求。

  而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显示,2011年,我国累计风电装机容量为6200多万千瓦,这意味着,至少在未来10年,就有约1.4亿千瓦的装机空间。这让阚治东认为,“国家对风电的政策没有太大变化”,所以,他对风电“依然看好”。陆卫忠觉得,风电行业将持续增长,但“增长率降低了,每年翻几番的情况不会再出现了”。

  青云创投合伙人张立辉仍然相信未来风电“肯定还能起来”,但他强调的是,“未来哪些公司能在行业里赚到钱就不好说了”。

  从华锐、金风的财报看,“大功率”、“海上风电”、“海外市场”都是其下一步的关键词。

  陆卫忠认为,风电设备行业未来的两大趋势是:其一,大功率化;其二,技术不断升级,与国际同步。吉鑫几年前就将重点放在2.5兆瓦及以上的大功率产品上。最近两年内,德国、日本、法国以及韩国的一些整机厂商在与吉鑫合作共同研发大功率产品,每家都承诺或已支付吉鑫数百万元的研发费用。“他们在研发新品的时候,让我们参与,最后毫无疑问,争取订单时我们占很大优势。”陆卫忠称。

  而2004年之前,吉鑫科技的创始人包士金从事的还是与风电毫不相干的建筑行业。陆卫忠不避讳的是,吉鑫也是当年国家政策的受益者。

  “一开始是被市场推着走,拼的是比别人快一步,后来拼价格,再后来就拼技术。”陆卫忠认为,走到今天这个阶段,风电到了拼“技术 成本”的阶段,谁成本控制得好,谁就能生存下去。

<!--news_keyword_pub,stock,sz002080 </body>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