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上柴发电机组:陈金义:徘徊在科学与荒谬之间(企业家)
发布时间:2006-8-4  【关闭窗口】

陈金义:徘徊在科学与荒谬之间(企业家)

http://finance.sina.com.cn2006年08月04日00:01人民网-市场报

  

投资:1亿元扔进“水变油”项目

  “金义乳化燃油”项目即“水变油”的新版本。

  陈金义将自己的新型燃料命名为“金伦油”。“金伦油”的主要生产材料是重油,通过加水乳化反应生成“金伦油”。重油是石油提炼后剩下的渣油,一般只用作锅炉燃料。

由于含硫量太高,许多国家已经禁止燃烧重油。

  长期以来,国内外从事重油乳化研究的企业多如牛毛,但得出的结果总是不理想。然而陈金义认为,“金伦油”克服了重油乳化的全部弊端,而且真正实现了“水变油”。由于每吨产品中加了40%至50%的水,成本降低了一半。陈金义估算,“金伦油”要比0号柴油每吨便宜1000元。

  在他眼中,金义集团掌握了一项低成本、高附加值的新型能源技术,给全世界的重油处理提供了有效的新途径,如果推广开来,必将福泽众生。

  陈金义是做食品生意出身,他早已十分厌恶消费品行业的广告战、销售战、价格战……希望能找到一个没有竞争的领域。而这个领域就是日渐紧张的能源行业。

  2002年,陈金义巧遇曾在武汉中科应用技术研究所工作的专家王先伦,双方对“金义乳化燃油”项目一拍即合。2004年3月,陈金义将金义集团位于浙江海盐市的一个矿泉水厂改建为燃料研究工厂。6月18日,工厂试产,产品的效果让陈金义非常兴奋:“看着车子用自己生产的油发动起来,心里舒坦啊。”

  专家:违反能量守恒定律

  陈金义的“金伦油研究工厂”位于海盐市泰山镇许油车村。工厂里有两条日产4吨的试验生产线。在生产车间里,一台使用“金伦油”发电的康明斯发电机正嘟嘟地叫着。

  2004年8月18日,浙江省发改委高新处和科技厅成果处召集专家对“金伦油”进行科技论证。

  浙江大学能源系的两位教授认为,“金伦油”热值提高,硫含量和冷凝点降低的现象不可能同时出现,违反了牛顿的能量守恒定律。“金伦油”研发专家王先伦却坚信,自己的产品没有问题,可能是能量守恒定律错了。

  教授们要求金义集团提供分子结构并公开原材料配方,王先伦考虑到保密问题并没有提供。

  9月8日,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咨询委乔映宾委员在海盐考察后认为,“金伦油”不是“水变油”,而是一种改性乳化油,使用中会有安全隐患问题。此外,乔映宾说:“对于使用重油乳化油的长期影响,要花时间检验,中石化的乳化油曾经在镇海炼化使用,烧了快一年,才发现锅炉的管道会变脆,所以‘金伦油’的影响要长期才看得出来。”

  陈金义说:“我不管是不是‘水变油’,只要‘油变钱’就行。”

  转折:鲁冠球出手相救

  今年6月,陈金义的“金伦油”项目获得浙江某部门颁发的“2006浙商创新奖”。他放出豪言,要为中国能源产业作出自己的贡献,并将在3年之内再次进入富豪榜。

  如今,此人却被多家法院大规模追债。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向低调的浙商“教父”级人物鲁冠球却突然高调出手相救,声称:“要多少(钱)?来人拿!”

  凑巧的是,目前鲁冠球的万向集团正在大力拓展能源产业,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万向是否亦对“金义乳化燃油”有兴趣?对此,金义集团方面称,鲁冠球将对“金义乳化燃油”项目进行深入调研分析,两家公司今后将有广泛的合作。

  富豪变“老赖”(最新消息)

  7月25日,金义集团董事长陈金义的名字出现在“老赖”名单上。在浙江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公布的首批拒绝履行判决书的被执行人名单上,陈金义在过去3年间累计欠债67.8万元。

  “我们好几次到金义集团去执行任务,发现其基本账户里根本没有钱。”杭州江干区法院执行庭庭长梁松说。

  7月26日,陈金义到法院解释了暂时无法还债的理由——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的“重大科研项目”需要资金支持。随后,陈金义将公司财产抵押给法院,并办理了担保手续。同时,他保证将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的义务。

  然而,仅两天之后,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规模执行行动中,金义集团又爆出新闻:拖欠3家银行共3600余万元贷款。

  杭州中院法官表示,就其目前所掌握的情况,金义集团暂不具备偿还能力。

  7月31日,陈金义表示,自2003年启动“金义乳化燃油”项目研发以来,公司已累计投入了上亿元,由此导致资金链紧张。

  “我把自己的行为定位为第三次创业。”陈金义说,“我绝不会轻言放弃。”他认为,“金义乳化燃油”项目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本报综合报道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