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发电机组价格:废旧电子回收悖论:小作坊红火拆解厂吃不饱
发布时间:2012-6-28  【关闭窗口】

  王珍

  [废弃的旧家电以往大多流入小作坊拆解,容易产生二次污染。新兴的现代拆解企业却因运营成本较高,往往在回收环节不敌小作坊,陷入“吃不饱”的困境]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器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每年有超过5000万台家电报废。废弃的旧家电以往大多流入小作坊拆解,容易产生二次污染。新兴的现代拆解企业近年在各地崛起,却因运营成本较高,往往在回收环节不敌小作坊,陷入“吃不饱”的困境。

  国家六部委联合颁布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下称《办法》)7月1日将正式实施。《办法》明确了“生产者负责制”,国家将向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五类家电的生产商和进口商征收7~13元/台的费用。所收资金用于补贴拆解企业,具备资质的拆解企业拆解处理上述五类家电可以获得35~85元/台的补贴。

  这对拆解企业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不过,新旧两个回收拆解的体系,如同两个生态圈,《办法》的实施能否打破两个生态圈之间的壁垒,让旧体系中的废弃家电资源顺畅地流入新体系,目前看来并不容易。

  两个生态圈

  “卖烂嘢(废品)!收买旧电视机咯!”李阿姨推着一辆三轮车在广州市东山口附近,走街串巷收废品。她的名片上留有手机号,背面印着的收购范围包括电视机、电脑、发电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机、复印机、传真机、录像机和音响及其他废铜烂铁。

  “一台旧电视机50元,29英寸的80元。平板电视贵一点,100元,名牌的再贵一些。”李阿姨很想做成买卖,一口气地介绍着,有问必答。

  从东山口步行十多分钟,到了大沙头旧货市场,价格几乎是李阿姨开出的两倍。“我们就是赚个搬运费。”李阿姨坦言,“能用的卖到旧货市场去,不能用的就当废品,卖到拆解的地方。”

  广州大沙头商圈是全球出名的二手数码产品交易市场,旧手机买卖最为火热,成行成市。在盛贤大沙头旧货市场的三楼,许多商铺经营二手家电,会视旧家电的大小、新旧程度开出不同的回收及出售价码。

  一位铺主介绍说,旧的CRT电视回收价100元,洗衣机、冰箱都是200~300元,空调约300元。旁边一个铺,摆放许多二手笔记本电脑。店主说,旧笔记本电脑最多300元,“坏的我们不要”。不少来自非洲、中东的买家,经常在这个旧货商场出入。

  除了旧货市场,大量报废的家电会流入佛山南海、汕头贵屿等地的小作坊拆解。贵屿是粤东的一个沿海小镇,也是全球知名废旧电子拆解基地。拆解业带来了财富,也让贵屿付出了高昂的环境代价,这里路边的河水黑如墨汁,小作坊里不时飘出难闻的臭味。

  手工拆解,用火烤线路板,用硫酸“洗”出重金属……贵屿用原始的方式处理着堆积如山的废弃电子产品,也造成了严重的污染。今年,TCL(微博)环保资源有限公司首次在贵屿设立废旧电器集中处理场,计划将一些拆解工序由小作坊引入标准化厂房,对“三废”(废渣、废水、废气)集中处理,减少污染。

  该公司CEO刘健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微博)》,TCL集团看好循环经济的前景,目前TCL环保资源有限公司旗下有三家子公司,惠州TCL环境科技有限公司、TCL奥博(天津)环保发展有限公司和TCL德庆环保发展有限公司,后者负责在贵屿的项目。贵屿的项目公司预计今年年底工厂建成,投入使用,希望可以带动当地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发展。

  不过,刘健伟坦言,TCL旗下的拆解企业目前均处于“吃不饱”的状态。

  新生态圈的瓶颈

  据中国家电研究院循环技术研究所的调查,2011年家电“以旧换新”实施政策期间,旧家电的回收价格,以北京为例,彩电3~35元,冰箱3~40元,洗衣机3~45元,空调60~240元,电脑15~30元。这显然比本报记者在广州了解到的最新行情要低。《办法》明确的补贴额度也只能部分抵消拆解企业的回收成本。

  “回收难!”刘健伟说,即使是在家电“以旧换新”期间,TCL奥博共回收处理废旧家电约120万台,占天津市回收处理总量的60以上,但与设备产能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目前尚未实现盈利。据了解,TCL奥博投入了3亿元,一期工程年处理能力300万台。

  四川长虹(微博)格润再生资源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吴章杰也颇有同感。长虹已投入1亿多元,在绵阳、成都建立了两个旧家电拆解处理工厂,年处理能力达到120万台,未来能力达200万台。“小作坊人工、设备投入少,不用纳税;正规拆解企业投入大、运营成本高,而且要交增值税。所以,拆解企业对环境更友好,但是开出的回收价格往往比不过小作坊。”

  一些不规范的商家,把二手电器倒卖给山寨厂,翻新之后又重新流入市场,开价更高。吴章杰感叹说,“前年旧CRT的价格是10~20元,去年翻一番40~50元,今年又涨了,至少50元。”

  《办法》规定对拆解企业有补贴,但刘健伟认为,拆解企业必须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盈利,即便是微利。TCL曾想过利用自身的销售网络来回收旧家电,但就算一年回收几百万台,只有几千万元的规模,对于动则上百亿元的销售网络来说,兼做废旧回收仍动力不足。

  现在TCL尝试收编“地摊军”。刘健伟说:“我们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回收点,包括与民间的回收站签订长期的供货合同。”而格润则与长虹旗下的售后服务公司“快益点”合作,利用自身渠道资源完善回收网络。“我们在四川的回收网络已基本布局完毕,下一步将向其他省份延伸。”吴章杰透露。

  回收的竞争还在不同的拆解企业之间展开。目前全国拿到“牌照”的拆解企业共100多家,长虹、TCL、海尔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家电生产企业。四川除了长虹格润,还有三家拆解企业。广东则有六家拆解企业,TCL在贵屿的公司是其中之一。与“以旧换新”政策不同,《办法》没有限定拆解企业从事业务的地域范围,这将使拆解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除了完善回收体系,关键是提升自己的深加工能力。”刘健伟和吴章杰都持有同样的观点。长虹已经研发了废旧塑料循环利用的技术,再生塑料已经用于电视机、空调的外壳。拆解出来的铜、铝、铁,也会提供给上游的供应商,重新提炼后返回给长虹利用。下一步,长虹还在破解废旧玻璃再利用的技术。“自己的效益提高了,就能吸引更多的废旧资源。”

  他们还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加强对不规范小作坊的处罚力度,堵塞违规翻新旧家电的漏洞;并给予拆解企业税收等方面的优惠,“这样新的生态圈才能建立起良性的循环”。

<!--news_keyword_pub,stock,sz000100 </body>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