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康明斯发电机组:“三重门”考验维斯塔斯涅槃重生第一波
发布时间:2012-6-15  【关闭窗口】

  本报记者尹一杰北京报道

  风电市场哀鸿一片时,全球风电领域最具技术竞争力的机组制造商维斯塔斯也难逃颓势命运。

  6月14日,停牌数日的中国风电塔架制造企业天顺风能(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顺风能”)发布公告,其欧洲全资子公司拟出资1518万欧元收购维斯塔斯位于丹麦Varde风塔工厂的全部经营性资产,约合1.19亿人民币。

  在此之前,维斯塔斯曾数次被传出将出售资产,而谣言的另两大主角则是中国目前坐稳前两把交椅的华锐风电金风科技

  针对收购传言,华锐风电以及金风科技先后对外进行了澄清,维斯塔斯则鲜有正面回应。

  但值得注意的是,因连续发布获利预警,维斯塔斯自去年11月以来,股价累计跌幅已达65,亏损态势尚难扭转时,其削减固定成本,瘦身救赎的计划也早已提上日程。2010年,维斯塔斯曾宣布裁员后,今年维斯塔斯刮起的裁员风暴仍有增无减。

  维斯塔斯表示,此轮裁员受影响的将包括丹麦的1300个职位,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瑞典的450个职位,中国的400个职位,以及美国的182个职位。

  事实上,波及范围覆盖全球几大主要市场的裁员浪潮还仅仅是维斯塔斯应对市场冲击决策的一个缩影,而此次变卖位于丹麦的风塔工厂也或许仅是其逐步出售资产的开始。

  “维斯塔斯的确就出售资产与一些企业接触过,具体的谈判细节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国内一家风电企业高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但来自维斯塔斯官方的态度则仍然止于沉默,本报记者先后致电维斯塔斯相关高管及公共关系部负责人陈锦华,对方均未能做出正面回应。

  维斯塔斯“三重门”

  虽然时至今日,面对坊间及业内同行屡屡抛出的收购传言,维斯塔斯始终三缄其口,但这家成立于1945年的老牌风电企业如今或许不得不面对有史以来的第二次重生涅槃。

  “维斯塔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已经遇到过一次大的冲击,也出售了大量资产,甚至宣布破产。”业内一名权威高级顾问对本报记者说。

  而相比这家业内“老店”此前的波折,目前维斯塔斯面临的挑战则更为多面,账面持续亏损、竞争对手的崛起,以及来自自身的运营管理则无疑是其目前最为明显的三道门槛。

  维斯塔斯发布的财报显示,继2011年亏损1.66亿欧元后,今年一季度,维斯塔斯的业绩仍未有所起色。其公布的2012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指出,公司税前亏损2.25亿欧元,相比去年同期,多亏损近一倍,其去年同期的亏损1.18亿欧元。

  而受业绩的拖累,维斯塔斯研发技术的推进也随之押后,“去年宣布研发的新一代V164型7.0兆瓦海上风力发电机的研发将在原有规划上往后延期。”

  本报记者了解到,2011年3月,维斯塔斯曾计划该型号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在丹麦安装样机,但今年5月,维斯塔斯已将样机安装的日期推迟至2014年。

  除此以外,维斯塔斯还不得不面对的另一挑战则是诸如华锐风电、金风科技、东方电气以及其他近年活跃于国际市场的中国“抢食者”。

  德国顾问公司MakeConsulting2010年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作为世界最大的风力涡轮机制造商,截至2010年,维斯塔斯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自2004年以来缩水了一半,从30下滑至14。

  对于维斯塔斯来说,更为糟糕的是,其来自GE、Enercon、苏斯兰等其他业内巨头的挑战也正日益加剧。其中,来自中国的华锐风电、金风科技、东方电气和联合动力无疑吞噬了大片市场。

  欧洲风能协会统计的2011年数据中,虽然维斯塔斯的市场份额仍占据榜首,但紧随其后的华锐风电与其差距已然并不明显,后者占据的市场份额已达11.1。

  “近几年对于维斯塔斯来说,最大的冲击无疑来自于竞争者。”上述高级顾问说,“此外,其内部的管理也是另一方面。”

  重生涅槃

  维斯塔斯这家堪称全球风电“鼻祖”的老牌风机制造商或许正历经着二度重生的阵痛。

  虽然维斯塔斯提供给本报记者的资料中对天顺风能接受丹麦风塔工厂的交易并未做出详细说明,但值得关注的是,对这一资产的剥离则或将是维斯塔斯三十余年后二度重生的缩影。

  “维斯塔斯1986年出售资产时也是有选择性的,目前的处境很有可能也会采取这一策略,完全被竞争者收购不大可能。”上述企业顾问说。

  而对于或将出售的资产,维斯塔斯也同样带有选择性,“维斯塔斯最强的竞争力是其对风机的研发技术工艺,只要保留这个优势,东山再起就不是问题。”

  事实上,维斯塔斯此次将丹麦风塔工厂剥离出局似乎对此进行了佐证,虽然丹麦工厂目前拥有年产405套大型风塔的生产能力,且是欧洲大陆唯一一家专业从事风塔生产制造的工厂,但作为对核心技术要求极高的风机装备,风塔制造无疑是整条产业中技术含量最低的环节。

  “一般情况下,国际上实力较大的风机制造商都会选择将风塔制造进行外包,相比其他技术,这部分的技术要求相对较低。”维斯塔斯高级技术顾问杜广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似乎也意味着,剥离对主业影响相对较小的资产或是维斯塔斯对冲新一轮市场冲击的关键布局,而针对是否还会陆续出售相似资产,维斯塔斯方面接受本报记者询问时则未能正面回应。

<!--news_keyword_pub,stock,sz002202</td>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