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康明斯发电机组:西方人担忧廉价中国的终结
发布时间:2012-5-8  【关闭窗口】

  如果廉价这个标签在中国已经逐渐褪色了,那么取代它的将是什么?

  文│《经济学人》译│本刊记者倪轶容

  如果你从香港搭乘渡轮去深圳,那么你会深刻意识到,中国变身世界工厂,正是始于此。一路上,无数的广告牌都用一种特有的方式在欢迎着你,在这些广告牌上,醒目地书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制造业。中国制造的电视机、手机、钢管和其他人们的日常生活用品出口量,早在2010年就超过了美国。如今,中国制造大概占了全球制造业总量的1/5,中国工厂能以如此低廉的价格生产如此之多的产品,以至于即使在通胀的大环境下,它们依然战胜了许多来自其他国家的对手。但如今,“廉价中国”可能已经走向了终点。

  中国制造业的生产成本正在飙升,这始于沿海城市。在那里,出现了中国工厂最早的产业集群。不断上升的土地价格,环保和安全设施,居高不下的税负,都是成本上升的重要因素。然而,最重要的因素,却是不断上升的劳动力价格。

  2012年3月5日,渣打银行(微博)发布了一份200多家珠三角地区香港制造企业的生产状况调查,这份调查指出,在这一年里,工人工资上升了10。而富士康,一家在深圳为苹果公司制造ipad和其他很多相关配件的台资公司,在上个月把工人工资提高了16-25。

  “现在的中国,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廉价了。”维斯顿先生说。他是一家在中国生产童车的美国公司负责人。之前,他的公司能吸引到很多来自中国西部的劳动力,但是在过去四年里,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每年以平均20的速度上升。中国沿海城市失去了对内地劳工的吸引力。维斯顿抱怨说,“如今很多民工都会在中国新年的时候回家,在过去的几年里,差不多95的劳动力选择了返乡。去年,这个数字是85。”

  维斯顿的遭遇很典型。当上海美国商会向会员们调查他们最近遇到的最大挑战时,91的人选择了“飞涨的成本”。而过去广被诟病的腐败和侵犯公司机密等现象,则远远排在了后头。在广东,蓝领工人的劳动力成本(包括各类福利),以美元计算的话,在2002年到2009年里平均每年上升12。在上海,这个数字是14。咨询公司罗兰贝尔提供的数据显示,基于同等数据调查,在菲律宾和墨西哥,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指数分别是8和1。

  JoergWuttke,来自中国欧洲商会的一位资深实业家,预测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在2020年的时候,将会翻两番,甚至三番。AlixPartners,提供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推断:如果中国的货币和航运成本每年以5的速度上涨,那么,工资上涨的幅度就是一年30。这样的话,到2030年,在中国生产,然后把货物航运过来,和在北美制造产品的成本是一样的(见下图表)。事实上,算上航运的时间,可能还更慢一些。因此,未来发展趋势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廉价这个标签在中国已经逐渐褪色了,那么取代它的将是什么?工厂是否会向拥有更廉价劳动力的国家转移?这是一个常规的结论,但恐怕不正确。

  中国的优势

  PPC是一家为电视机生产配件的公司。负责人布莱恩说,他正在很认真地思考是否要把他们的业务放到越南。显然,从劳动力成本来看,越南便宜多了,但越南缺乏可靠的供应链,如镀镍、热处理和特殊的冲压等技术。最后,PPC还是决定留在中国。不过,它在上海附近的工厂更多地采用了自动化,用机器来代替了一部分工人。

  GE(通用电气公司)的副主席约翰·赖斯表示,就劳动力成本而言,很多国家都会比中国要便宜30以上,但是外迁的工厂往往被其他的问题所困扰,特别是缺乏可靠的供应链。GE在越南设立了新厂,制造风力发电机。但是赖斯先生坚持认为,人才才是一个公司应该追逐的,而不是廉价劳动力。至今他依然庆幸GE能在越南聘请到一流的电焊工。而他相信,竞争力永远比成本重要。

  SunilGidumal,一位香港企业家,从事的行业是为百货公司和其他零售商制造装饼干等物品的小盒子。他表示,如今劳动力成本已经占到他所有成本的1/3,他广东工厂里的工人工资在过去四年里翻了一番。Sunil表示,虽然斯里兰卡的劳动力成本会比中国内地便宜35-40,但是他发现他们工作效率很低。综合考虑之后,Sunil依然选择在中国制造供应美国和中国市场的产品,只是把供应欧洲的产品生产放到了斯里兰卡,因为航运成本比中国低。

  LouisKuijs,来自Fung全球研究院智囊团的成员,注意到一些技术低下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比如衬衫生产等,已经离开了中国。而有些工厂启动了“中国 1”战略,选择在别的国家开一个公司,来为中国工厂提供后备支持。

  尽管劳动力成本飞涨,中国沿海依然有着持续优势。首先,它靠近蓬勃发展的中国内地市场。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没有国家可以拥有中国内地那么旺盛的内需。

  其次,中国工人的工资虽然在上涨,但中国的生产力却依然是旺盛的。具体的数字可能依然存在争议,但这种趋势却是不可否认的。中国工人的工资提高了,因为他们的产出更多了。

  再次,中国是个大国。来自AlixPartners的IvoNaumann表示,中国的劳动力供给是如此巨大和富有弹性,以至于他们足以应付那些海外季节性的订单,比如圣诞节的装饰品。根据《纽约时报》报道,面对突如其来的需求,一家制造Iphone的中国工厂可以在深更半夜从员工宿舍里面召集来8000名工人,立刻就让他们开始在流水线上工作。注意,这可是在深更半夜,而不是第二天,换成任何地方,都看不到这样的壮举了。

  最后,中国的供应链完善而且稳定。长江商学院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郑裕盛认为,衡量制造业竞争力的标准,不应该单看劳动力成本,还需要看整个供应链的情况。在供应链不完善的情况下,就算劳动力成本只有中国的1/4,工厂的外迁还是不符合经济学原理。

  DwightNordstrom,亚太资源国际研究中心的制造业研究员举例说,中国的电子产品制造商的供应链是那么好,以至于在未来10-20年内,中国不可能退出主导者的低位。而这样的优势也适用于那些低技术型产业。PaulStocker,一位鞋子出口商,在中国与数十家企业有着订单关系。他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中国那样可以随时对业务进行调整。

  一个时髦的说法,是中国内地的工厂将取代沿海工厂。官方提供的外资直接投资数据是支持这个观点的:一些内地省份,比如重庆,如今吸引到了几乎和上海一样多的外资。这也是为什么内地民工不太愿意外出务工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他们在家乡附近也可以找到很多工作。

  但制造商不仅仅是因为廉价劳动力而将工厂迁向内地,何况内地的劳动力成本也没有低多少。华为(微博),一家大型的中国电信(微博)公司发布报告说,一位拥有硕士学位的工程师,在内地的薪水要比深圳低10。此前提到的那家制造童车的美国公司,考虑把工厂迁往湖北,但是综合各个因素之后,发现成本只比沿海低了5-10。

  PaulStocker也在考虑工厂的内迁,但是同样发现,内地有着大笔其他开销。比如说,各种配套设施方面(河运比海运要慢一周),物流系统也更加不成熟。

  内地的收入

  迁往内地,意味着将要应对一大笔意料之外的支出。有时候,从中国内陆到沿海的货运费用,甚至可能比从上海到纽约还要昂贵。不仅如此,经理级别的员工和其他熟练技工对于从沿海搬迁到内陆,也往往要求有大幅度的薪酬提升。尽管重庆有超过3千万的人口,但它毕竟不是上海。

  投资中国内陆的企业主要是看重那里的消费者。随着那么多内陆城市的蓬勃兴起,这确实是个诱人的市场。但沿海城市的工厂在制造什么呢?Iphone,以及其他智能手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沿海省份依然是世界工厂。

  当然,随着时间发展,别的国家也会建立起更好的公路、港口和供应链。而它们也将因此挑战中国的基础制造业。所以,如果中国想要有进一步发展,就必须向价值链上游发展,比如,进行更多原创设计,而不是到其他国家找设计。中国必须生产那些更具附加值的产品,并且用更好的服务去完善它们。

  华为的创始人是军人出生。近年来,华为越来越像一个西方的高科技企业,而非一个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它的管理是顶尖的,因为多年来,它的领导人一直都在向包括IBM(微博)和其他美国咨询公司学习讨教。这是一个专业性很强并且极具创新能力的公司。

  2008年,华为获得的国际专利比其他公司都要多。今年年初,它研发了世界上最薄,最快的智能手机。如果我们说,至少中国的民营企业已经开始注重知识产权,那么华为可以为了它而浴血奋战。华为的对手不仅仅来自国外,同时还包括ZTE(中兴),一个国内的对手,它也希望能从一个低成本的电信商变身为一个创新产品研发者。

  在中国,像华为这样的企业还不够多。但是华为的成功,已经足以激发一些有才华的年轻人去创造这样的企业。每年,一波又一波的海归回到中国,很多都从国际顶尖大学,比如麻省理工和斯坦福获得了工程学位。很多人也熟悉硅谷的运行模式,他们中一些人在回国之后创立了中国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之一,比如百度(微博)。

  中国的发展速度是如此惊人,以至于要保持这样的速度成了困难的事。过去那种低工资的血汗工厂时代如同毛泽东时代流行的服装一样,成了一页翻过去的历史。而下一个阶段,中国将面临着两种可能:要么创新,要么放慢发展速度。

分享到: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corrTxt_01{border-top:1pxdashed#C8D8F2;margin-top:-1px;}.corrTxt_01h3{font-weight:bold;padding:5px003px;line-height:25px;margin:0;}.corrTxt_01ul{padding:0020px18px;}.corrTxt_01ulli{font-size:14px;line-height:164.28;}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