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柴柴油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组 设为首页 发电机组价格、江豪发电机组销售 加入收藏 发电机组价格 联系我们
发电机组价格 上柴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价格 江苏地区销售发电机组 江豪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不同品牌发电机组价格参考 上柴发电机、康明斯发电机 沃尔沃发电机生产厂家 低碳环保发电机组 超静音发电机 小型高效发电机组 诚实守信 优质优价 联系我们 联系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康明斯发电机
上柴发电机组系列产品展示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玉柴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国产东风柴油(上柴)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小型柴油发电机组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济柴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潍坊柴油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沃尔沃发电机(组)
柴油发电机组 韩国大宇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帕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发电机组工作原理 道依茨柴油发电机组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超静音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移动式柴油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自动化发电机组
控制系统价格 控制系统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价格 船用柴油发电机组
江豪研发生产船用发电机性能参数
发电机组生产厂家
超静音发电机组
电    话:0523-88717581
传    真:0523-86581221
联系人:张经理
邮    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泰州永定西路3号(泰州南站328国道南侧)
上柴发电机组价格
康明斯发电机组价格
沃尔沃发电机组厂家报价表

康明斯发电机组:图文:“中国企业创新之痛”论坛实录
发布时间:2012-4-22  【关闭窗口】


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2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于2012年4月21日-23日在湖北武汉举行。图为“中国企业创新之痛”论坛。

网易财经讯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2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于2012年4月21日-23日在湖北武汉举行。图为“中国企业创新之痛”论坛。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主持人: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们今天谈的是中国企业创新之痛,我想有很多的挑战和合作的一些实践,今天我们时间有限,我就把重点放在论坛,我们知道谈一些大的投资,像微软、苹果,还有Inter、Goole等等都是通过创新进入世界500强,可以说最近500强的企业,都是通过创新,尤其是在IT行业有着先进的创新,他是一个企业扩大,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在国际上中国也不例外,中国企业要走向国际化,就必须要创新,如果不创新公司就无法前进,创新是一个企业真正能够实现发现和生存、合作的过程,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企业,我想先从大家都非常尊敬的TCL李总开始,李总在TCL这么多年的时间做了很多的创新,大家都知道TCL是一个很大的企业,能够做到今天很不容易,今天想请李总跟我们分享一下,TCL始终保持行业领先和创新,是起到了怎样的作用或者说是怎么做的。

李东生:我认为创新是一个企业发展最重要的动力,对一个国家是如此,得一个企业也是如此。中国今年改革开放是30周年,我们提倡改革开放的口号,也已经有30多年了,不但提了这个口号,而且整个的国家也是实实在在不但的进行改革,对一个企业来说,他是要适应整个环境的变化,要不断的创新自己经营的理念、思路、模式和产品技术的创新,这个创新从某些程度上来讲是一个全方位,从企业经营管理的观念来讲,他是在不断的变革和发展,适应市场的变化,我之前在巴黎大学毕业就学到了产业的创新,在97年我们又系统的提出在企业经营管理中持续变革创新的一个观念,这个观念很明确,也坚持了10多年。如何在企业的经营体制方面不断的变革和创新,来适应竞争发展的需要。

另一方面就是在产品的技术,在生产的工艺技术方面,是要跟进整个行业和市场的发展,要不断的变化来提高竞争力,其实不创新等死是对的,但是创新不是找死,如果不创新就很难有持续的发展,当然创新也难免会走一些弯路,付出一些代价,在这个时候不能因为这当中有一些失误,有一些损失,你就改变了你个观念,改变你的方向。比如说我们在一些产品开发,技术开发方面,我们也曾经做过一些不是正确的选择,你发现了就会快速的纠正和追赶,在一些经营模式方面,我们也会面临一些挑战,但是方向没有错,要进行挑战,一定要坚持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最重要动力的观念,要把这个观念贯彻到企业的发展史中。

主持人:在这个行业里,因为主持创新非常重要,我想问一下下一位嘉宾,您也是企业的老大,您是怎么去做这个创新的,中间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王文京:我是赞成刚才李总的观点,创新对任何企业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今天我们对创新来讨论,我觉得创新要有一套方法和概念,我认为对企业的创新来讲,可能只有20的创新是发明,80的创新是一个优化,是一个核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你的企业要保持发展,你必须要不断的去满足客户的要求,而且你要把最新的技术和方式结合到你的发展业务中来。你要通过这次的创新,来不断促进企业的壮大和发展,所以我也特别赞成李总的观点,任何的企业都必须创新,而且更重要的是不是一次的创新。

对所有企业来说,所有的创新都是持续的,我们多年来制订了一个发展的方针,叫“持续创新、均衡发展”。我们88年建立到现在已经很多年了,我们这个行业的公司不多,但实际上在我们这个行业几个不同的阶段是有很多的厂商的。我觉得之所以也很多的厂商今天不多了,第一个原因是没有做到持续不断的创新。我们后面怎么转向企业的管理,以及我们的企业管理供应商怎么样结合云计算技术,往云服务的方向去发展,如果每这次这样的浪潮不能把握和推进的话,新的浪潮成形成普通的趋势的时候,你这个行业就不会存在了。

我们如何做到持续不断的创新,就是企业要不断的发展,企业的综合实力要强,企业经营的各个方面要配合的发展,不光是营销、服务、内部管理都要跟上,这样当新的创新机会来的时候,你才能真正的持续的创新,所以我们把持续创新和均衡发展是放在一起的。

主持人:说到这一块,我们还谈到关于创新的定义,不一定就是一个发明,20是发明,80是其他的东西,刚才TCL的李总也谈到了,跟管理有关,那么我想听一下李睿哲先生的看法。

李睿哲:我们有很多全球的用户,但是在说到创新的时候,我也同意创新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说到在中国最大的机会,就是如何学习创新,以实现大幅度的增长。现在有很多全球做大,但是有很多的创新是需要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去探索,所以在技术科技创新等方面都要有一个平衡的发展。我们需要在中国实现商务模式的创新,就是现在中国有14亿人口,你们要了解他们的需求,如果你问他们新的需且,他们节会提出新的问题,产生新的市场。所以人们的需求可能跟你们想象不一样,如何发明技术和商业的模式,来满足这样的需求,这里看到了很多的机会,在中国或者是对中国的公司来说,你们是否真的理解人们的需求是什么?

我们也要自问能不能在未来或者说在现在,为满足人们的需求。

主持人:其实创新不光是一个说从技术开始,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你是否真正的了解客户的需求,你的客户是谁,他的需求是什么,这是你想做创新的开端,我想这一点,,

李睿哲:对,我觉得中国有很多的创新中心,但是我觉得第一个要问的问题就是,我们真正要了解到的是消费者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你必须首先要了解到消费者他们是谁,然后才能了解到人们在想的东西,可能跟未来是不完全一样的。我们必须要用一种宽泛的视角来想象问题,我觉得创新就是要拉近和消费者的距离。那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我们不仅要有一些创新中心,而且还要更多的理解消费者,创新不仅仅是说我们要想,而且是要做,这还包括我们要允许失败,我们有的时候会失败,但是我们能够从失败当中汲取经验,并且做到先于市场一步,这整个一套都是我们要做的。

主持人:我想问田总一个问题,我刚才听王健林先生说了一点,他进入了文化产业,是从房地产基础,下一步是消费,这样一个大的趋势,我看到你的背景了,你慢慢的走向了绿色,您在这些方面,这是一个创新的另外一条路,你能跟我们方向一下您的想法吗?

田明:关于创新,我理解他是对市场上的一种未被满足的需求的服务,这样的创新,才会成会。而且创新不仅是技术的产品的,服务的,可能也包括企业内部效率的,包括治理管理人的积极性怎么样去创新,其实创新是全方位的。

其实企业家唯一的势能就是创新,关于朗诗我们是一家地产公司,只不过我们是一家绿色的公司,在朗诗的项目里,全部的节能率很高,客户的舒适度也很高,比如说Pm2.5大家都很关注,但是我们在8年前,就在我们的主打产品里对PM2.5进行了管理,这是对客户满足需求的一种创新,朗诗做的项目里,有13个项目获得了国家绿色三星的认证,这是最高等级的认证。在住宅的绿色三星的20多,朗诗整个的公司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据该在一个细分的市场里,做一个差异化的产品,这是朗诗和一般的房地产商不的地方。但是朗诗依然是房地产行业的一个企业,只不过我们更强调绿色、创新。

主持人:我们接下来还有一个,我觉得陈总是美铝,美铝应该说在成熟的企业,他们对创新怎么看,我想听一下,这种行业应该是非常成熟的,你们企业是怎么来面对这种创新的难题?

陈锦亚:其实成熟和不成熟的行业,只是一种发展阶段的不同,比如说TCL和美铝的话,都经过了很多的历程,根据李总在说的时候,美铝也有,企业必须是创新的,不创新的话就没有活路,美铝在这些多年的过程中,我们认为创新有三个层面,第一有微观创新,就是指产品的创新,设备创新,甚至流程的创新,刚才王总也说了,很多时候是改进,不仅仅是创新。

另外一个层次我们就认为是,创新是需要一个宏观体制保护,就是工业革命并不是产生一个最好的产品,而是产品一个最好的产品保护体制这样一个重要的问题。我这里有两点觉得特别的重要,美铝也好,TCL也好,所有的企业最后都会碰到一个同样的问题,就是说国家如何有一个真正的创新体制的落实?企业必须创新,而且政府必须保护,刚才说到很多的话,法律体制保护,财产保护的基本原则,就是说我创新,刚才东生说的话很有道理,我不创新是死,创新也是死,其实他后面没有说的话就是,我大笔的投资下去有没有回报?如果没有回报,有没有一个体制帮助我渡过难关?

还有一个监管系统,没有监管的创新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不是说美国的09年的金融危机是由于创新引起的,但是在1998年以后,美国的金融出现了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是没有被监管的创新体制,那些东西你根本都不知道他在谈什么,但是他确实在创新,没有监管,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各种因素加在一起,就变成了一个经济危机。

最后我觉得创新必须要注意一个长期的社会效应,就是一个必须有他企业的社会责任,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也必须有自己的社会责任,我这里想说的就是,创新的效果必须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如果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创新效果,比如说原子弹对保护国家的安全很重要,但是我个人认为,原子弹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以屠杀为目的的创新,从长远来说他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创新,一个创新必须是可持续的。

第二他必须创新是产生正面的,积极的,对社会产生积极的基础,这样的创新我觉得才是一个社会必须保持和支持的,所以微观创新、宏观创新,宏观创新是体系建立。

创新必须是观念转换,而不是一个时髦,认为我的生存是靠他才能达成的。

主持人:您讲的很好,张月是我们远大宏调的老总,在2010年世博会上,远大空调在中我们展现了他们创新的东西,非常的记忆犹新,请张总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远大是怎么把创新作为企业发展的动力的?

张跃:你提到世博,在世博会我们提供了所有的场馆的中央空调,但是那是我们过去的老产品,是20多年以来做的非电空调。世博都是用的非电空调,用的是天然气。那个时候的创新,我们觉得在90年代,觉得中国缺电,后面觉得这个地球上缺乏能源,空气污染也是能源造成的,后来到最后为了节能,非电空调做的更好。到了2000年,尤其在国外,多半卖的都是发电机工业废热的空调,就是不用能源的空调。所以我觉得创新应该是基于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应该基于一个价值观,也就是说你的创新给客户是否带来了省钱?是否解决了国家的经济或者是社会的一些问题,或者是进一步更高一点,是否解决了环境的问题?我觉得思考这些问题,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产业,每一种产品都有这种空间,如果仅仅聚焦在竞争方面,创新的成果不会特别大,这是我的看法,就是应该有一个价值观,有一个更高的境界。

汶川地震以后我们发现,我自己的感觉建筑太脆弱了我每天在这种脆弱的地方没有保障,尤其是天天人埋在地底下,那种煎熬以后,让我下决心说,我要用一些时间来关注建筑的抗震,所以一年多以后,我们做了抗震建筑,抗震建筑一方面是用钢结构,品质保障一致,更重要的是你这个体制是经过确认,经过振动试验的,我们在国家的抗震试验台做试验。你如果能够做到非常抗震的建筑,不管你这个地方是怎样,我们也做9度,就是因为看到了这样一个缺口,其实我们人类,全世界都是处在恐惧,非常严重的恐惧中,只是说地震发生发生以后大家关注这个恐惧,所以我们花了时间做这个抗震的建筑。

在过去的很多年,由于我本人很关注节能,也把我们自己的房子建了很厚的保温,但是我看没人在乎,我们也经常给别人推,但是别人说,你为什么卖空调还要我们少买空调呢?我们只是想把节能做好。在国家说PM2.5以前,我们在05年就开发了整条的空气净化系统,无论是一台台的空气净化机,还是大楼的通风系统,我们一直在提供这样的产品。我们现在就把节能的空气净化,抗震的都用到了建筑里,就开发了这样好的建筑,别人说这个建筑建跟很快,我们半个月时间就建完了,全世界都在看。但是我们真正的理念就是把抗震做好,把节能做好,把空气品质做好。要有这样的理念,如果没有这样的理念,研发中很多的难题,花很多的钱,甚至研发有可能全部失败,这些东西是试不了的,光用经济来支持我们搞创新很难,我觉得要有一个理念。最后的结果经济效果未见不好,多半来说是好的,别人给我的技术转让费就很多,现在有8、9家,湖北有两家加盟的,全国算起来很多,每平米还要向我交很多的钱。这意味着创新其实是有非常大的经济机会的,反正过去十几年我们一直感觉到,你的胆子有多大,你的颠覆程度有多高,回报就有多高。

主持人:您让我想到了乔布斯,第一个你刚才说我不是从竞争角度出发的,我是给客户带来了价值,甚至是从一个艺术角度来做这个事,若我想起了乔布斯,他的创新不是简单的从一个低层次产品的角度来看,说到这,大家经常热议的,特别是在乔布斯去世以后,在中美的创新差异上。我自己有幸住在乔布斯家旁边,我看到当地很多的小孩都去凭吊他,感觉到美国硅谷环境下的创新和中国的创新不一样的地方,那么我想我们可以就这个问题再讨论一下,尤其是中国的创新,现在确实是碰到了,我们可以讲我们中国在很快的高速的发展,但是我自己感觉确实中美上有很大的差距,特别在一些行业,比如互联网的行业,很多的公司都是把美国的模式,拿过来。不论是Facebook的模式也好,或者是其他的模式,我们像问一下,你是做咨询的,你应该在这个方面中美文化都有,你能不能谈一下你的看法,就是你对中国这么多的公司做咨询,你是怎么看的?

谭瑞:谢谢你的问题。当然有很多的不同,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创新这方面,有一点我想说,我们一直在说到高科技产业,就是在硅谷,是高科技产业。创新实际上在任何的产业,都可以实现我们刚才说到了美铝也是这样的,实际上一些创新的东西,是在低技术的产业,其中包括在中国也是这样。我们现在看一个例子。应该是更加的低技术,比如说是在四川的火锅,我想这应该是一个非常低技术的行业,那么在中国的一些公司,比如说海底捞是非常创新的,这个公司提供了完全不同的客户的体验,有非常好的客户服务,他们非常明智的使用技术,你可以有视频,如果你们在不同的城市可以通过视频来共进晚餐,而且可以宅送,创新并不指的技术的创新,中国公司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创新通常是等同于被认为,等同于技术创新。那么技术创新是要很多的资源,大量的投资。

技术创新通常是一些大型的国有企业所做的事情,而私营的企业太小了,也太零散了,

中国可以发展非常强大的创新文化,能够有效的在新的现实下竞争,还有一点我想在这里说的就是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的硅谷,公司的创新是要由公司的高层领导引导的创新,创新并不是在试验室或者是研发中心进行的,而是在董事长、CEO或者其他的主要官员考虑和规划的,我们有很多的同事也提到了这一点,如果我们能看一下创新的失败,一个典型的例子,看索尼,诺基亚,柯达,他们很多的失败是因为领导者的失败。

我们看一下柯达他们刚刚破产了,柯达所有的业务都是照相,如果他不能够实现向电子、摄像技术转换的话,他是肯定会失败的。在70年代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上摄像或者是照片,肯定是要数字化的,他们也考虑到了有一些模式,但是他们却没有勇气能够离开胶片这个比较舒适的、熟悉的模式,而进入到新的数字的领域。柯达在欧洲、日本有很多的客户和市场,你为什么要走出这个舒适的环境,而走向具有挑战性和创新性的数字技术呢?就需要在高层领导有强大的意愿和他们的远见。任何成功的创新的战略,都需要从最高层的领导开始。

主持人:作为投资界我们想看海底捞,海底最早是做火锅行业的佼佼者,像刚才谭瑞先生说的是最早的管理体制,他们做的非常好,在北京你看一个个员工,都像是他们自己的企业,非常有归属感,积极性非常的高,我们感觉这个老板感觉很不错的时候,忽然发现他做一个新的创新,你可以几个人在北京,几个人在武汉,通过电视屏幕一起吃火锅,刚才杰瑞先生举的例子却是这样的,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一项创新,可以把这个火锅在两地一块儿吃。而且这些确实是跟刚才谭瑞讲的一样的,跟领导人的思维方式是密切相关的,如果创始人、领导人不这么想的话,公司不可能走的比别人更创新。

大家可以谈一谈,中国企业的创新,你们这几家都是在中国做过这么多年,你觉得中国企业的创新和美国友没有区别?或者我们有没有碰到很大的问题?因为中国企业只是在拷贝地没有创新,咱们能否稍微的讨论以下,这个问题有没有是否严重,有没有可以改的地方?

田明:我右边的张跃先生是企业家里其实跟乔布斯最相近的一个人,我对他比较了解,他是一个学艺术的,又在搞技术,跟乔布斯很像,而且执着不亚于乔布斯,如果张跃最后不能成功,只能说明我们的商业环境不支持,或者是他的运气不好。我对他一直很尊敬,借这个讲谈多说了两句。

关于创新其实,我认为凡是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能够填补市场上未被满足的空白,我觉得都是创新,无所谓拷贝还是自主创新,而且创新也不仅仅意味着是技术的创新,或者是产品的创新,可能是机遇对客户需求满足的一种创新,所以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广泛的进行创新,中国企业的创新意识不逊于任何的一个经济体,我觉得重要的创新非常好,可能中国创新的困境在于两点,一点是刚才专家学者讨论过的,就是这个社会制度体系对于创新长期的经历,得不到尊重,得不到保护,这是对创新制约重要的抑制,很多的城市说搞创新型城市。其实这些创新型的城市应该研究一下,怎么样在制度的层面上有一个或的创新基础。

第二个创新的困局就是,中国的企业整个社会比较浮躁,很多的企业急功近利,他的创新不是一次性的,而是着眼于当前的太功利的目的,没有价值观的指引。

李东生:创新的话,中国和美国肯定有区别,这是发展种不同的发展历程。我那个时候在1998年在新加坡的时候,新加坡的盗版很厉害,那时候你去看新加坡,整个城市里都是卖盗版片。很多人说今天你到新加坡去就看不到盗版了,这是一个经济发展的过程。我个人觉得一个企业的发展,和国家的文化发展有一个共同点,也就是说你必须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我有一次跟柳传志先生参加了一个研讨会,那个时候刚开始帮外国公司卖PC,但是现在联想的PC在全球500强的公司中,人手一个,因为它的质量和速度都达到了一个跨国企业必须达到的标准,所以个发展过程不能抹煞。美国已经是200多年的发展历程,而中国纯粹是中国的工业发展,改革开放到今天才30多年的时间,这30多年的时间我们走过了很多国家走了100多年的时间,即使这样还要认可一点,就是要真正的先学会走路,再学会怎么领跑,这里也一个过程,我个人觉得,一个国家可以抹杀发展的过程,其他的国家可以说你都是错了,你不能有需要和模仿的过程,抹杀这个过程是不现实的,但是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应该把这个体系建的更完善一些,让人更多的发挥得余地,中国文化说到底,中国文化是一个中庸文化,更强调的是几千年以来,大家互相的一个中庸的相处,从创新来说,这不是一个有好处的事情,有一个观点必须转换,就是武汉提出来的“敢为人先”,这样才能作出事情来。

王文京:我很同意刚才两位发言人讲到就是创新需要一个制度的环境,所以中美之间的差异在这一块是有差异的。我从自己的产业来体会,我觉得中国,或者是亚洲,或者是美国,在创新的优势上,还是也一定的不同。亚洲这边的国家更适合做一些具体形象的思考,所以产品,我相信中国会做的越来越好,开始我们是访日本和欧洲,现在的部分消费电子产品都是在中国制造的,中国企业制造的,我们做产品已经不比这些欧美,已经取代了欧美的企业。

未来我相信中国企业,或者广义的亚洲企业,在汽车、高铁,飞机,我们做产品方面,我相信不会亚于美国。但是美国在这些抽象思维,相关的一些产品方面,我觉得他们比较有优势,比如说好莱坞能拍大片,这个不是钱的问题,别的地方确实很难拍出来。像美国那边做一些软件,做全新观念的创意。虽然有很多参与的中国人,但是整个美国的创新系统,这种体系和环境,在目前方面还是保有相当的优势。

李睿哲:我想讲的是,在中国毫无疑问,确实有创新,我本人也买TCL的电视,不管他是不是草根创新都不重要,实际上创新这个词是硅谷发明的。所以我觉得在我看来,西方和中国创新的差异,是对于创新本身是什么。我们看到在中国有非常伟大的创新,包括微博,有人说微博是模仿,但是实际上信息是互相交流的,但是微博我觉得他是有自己的特点的。不管是微型的创新,还是大规模思想的创新,我觉得这都叫创新,但是最大的不同是,是来创新?TCL公司董事局,我觉得是非常有企业精神的创新者,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是很多中国商业领袖都知道,中庸的重要性或者是保持谦虚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另一方面从领袖的层面也要创新,同时还要倾听下级的建议,在很多地方,创新是至下而上的,我想至上而下和至下而上构成了一个平衡,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的,思想的交流和交换总是在进行的,我想在中国所发生的变化,亚洲的变化,包括未来是属于亚洲,不管是在哪个方面,教育、健康、卫生领域我想有很大得机遇在中国。

王文京:确实中国企业发展的阶段,还有就是产业的整体的基础,还有思维方式上的差异,我们在很多的领域的创新,从整体来讲,跟美国比较是有差距的,我觉得现实中我们是要看到这一点。但是确确实实我也赞同各位企业家的观点,就是中国企业在创新上,市也很大的潜力的,而且我们感受到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今天已经走向这种创新发展的一个进程。

我们服务很多的中国企业,我们在服务很多的中国企业的过程中,包括我们在座的好几位企业都是我服务的客户,我们感受到很多的中国的企业,在各自的领域里最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创新,这几年如果主要是依靠中国制造的。我们看到的趋势就是中国企业未来30年会逐步走向中国创造的一个模式,这样一个趋势已经展现出来了,在这个趋势里,我觉得有几个因素跟中国的创新有关,这实际上也是我们中国企业的创新和之前欧美企业创新环境的差异,这个环境的差异在改变,比如说

第一,中国的市场规模,其实我们作为企业的任何一个创新,市场规模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一个有规模的市场,他能够让很多的创新,能够在商业上成功。

第二,中国的智力教育的人才规模,我们武汉每年就有118万在校大学生,全中国是好几百万,而且77年恢复高考之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是人力的基础。

第三,从国家到行业和企业,包括我们这次讨论的话题,大家对创新的重视,这也是很大的一个改变。

刚才李总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东西方人在思维模式上的差异,我觉得这是一个差异,但是同时也是会我们创新未来,可以借助结合的优势,因为今天我们看到很多领域的创新,还是比较多延续,可能西方很多的体系。在这样一个框架里,比如说IT行业比较突出,要做这种结构性的突破,我想我们需要引入新的思维,引入新的思维的时候,东方的一些思维模式,我觉得会在新一轮的创新里,会发挥他独特的优势。包括说抽象思维能力,就是李总刚才谈到的问题,我就想起来中国的一个古老的哲学就是《易经》,易经的64卦就是一个精美的模型,他都抽象出来,然后拿我们现在的说法就是64个模型概括了出来,所以中国文化的这样一些原来的基础,包括东方人思维的一些特性,也许可以在我们新一轮的创新里发挥独特的作用。

主持人:我简单的总结一下,大家得谈的很好。其实创新不只是一个技术,发明,也不是一时的一个想法,也不一定要做到一鸣惊人,一下把整个世界改变了,创新有一个连续的过程,有一个很好的内部的建设机制,使得你在内部做创新,可能对我们目前更多的大多数企业需要,外部需要对包括知识产权和更宽广的产权的保护,我想这是我们中国最需要企业创新之痛的方面,我们希望各地方和中央一起来保护。

在这里我们又看到了一个希望,特别是在武汉,武汉是我来了以后才真正的发展发现,武汉是全国最多的在校大学生,可能也是全世界最多的在校大学生,这是武汉在全国目前来讲是创新北京、上海排第三,从武汉身上看到了中国,地方创新赶超世界的水平的希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NF034(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Copyright © 2011 - 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江豪发电机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